四 海 之 内 皆 兄 弟

    中华姚氏网 2009年4月15日 姚恩瑞


中国有句古话“四海之内皆兄弟”,用来形容人与人之间密切的关系。科学界也证明,尽管目前地球上生活着高达65亿人,而且世界各地的人在肤色、语言和宗教上大相径庭,但现在地球上的65亿人有着一个共同的祖先,都流着同样的血——根据“夏娃说”,人类的祖先走出非洲,繁衍分化为今天的人类。迁徙和移民,正是导致全人类连成一体,同时创造多元文化的关键。如果一个地区迁来新居民,一旦新居民同当地人通婚并生育后代,他或她就将其背后巨大数量的祖先同当地原有居民的祖先连在一起了。

  人类迁徙的目的往往相同:寻找“桃花源”,一个更美好、更适宜居住、更有利于发展的所在,但迁徙的原因各不相同。或是天性使然,外面的世界很危险,也同样精彩,人类渴望探索新土地、新领域、新世界。或是自然地理因素使然,因为原来的地方不再适宜生存,人类不得不寻找更好的栖息地。或是政治经济因素使然,如战争、政治迫害等原因使人无法在故土生存。无意中翻阅了父亲从家乡带来的部分项姓家谱复印件《项氏族人迁徙史》,我看到了又一个因政治迫害而引发的迁徙案例,迁徙的理由则是:捍卫姓氏。

  “楚歌哀哀,天下归汉。赐项以刘,斩根锄蔓。”项羽兵败垓下,刘邦坐稳江山后,不知出于何种用心,刘邦并不诛灭项氏族人,而是让其改姓刘。迫于形势,项氏族人忍辱接受,却在暗中酝酿着一项悲壮的迁徙计划……一个月光带阑之夜,一脉项氏族人“劚猪劚牛,祭祖告天。先人骨殖,置罂置肩。三步九徊,叩拜不还。一干人马,出狼牙山。”为了避开官兵的追捕,他们往往选择偏僻荒芜的山路,克服了天目嶙峋、雁荡隘险,行过武夷,最终来到福建冠豸山并定居。一路上,除了官兵的追捕、盗匪的抢劫、米粮炊断等人祸,还有山水突兀、泥流盘盘、雷公振地、暴雨滚沸、蛇委断路等天灾,堪称艰苦卓绝、可歌可泣。后晋天福六年(941年),为避闽王之乱,大理寺卿、项家桥始祖项昭(字国明)辞官北迁,择居浙江温州府昆阳金舟乡瀛桥,于是繁衍成族,有了今天的项家桥和当地项姓族人。

  如果没有当初那次悲壮的迁徙,也许今天不再有“项”这个姓,也许今天的我姓刘不姓项,也许现在很多姓“刘”的人原本是姓“项”的。赵钱孙李,看来每个姓氏背后都有着许许多多故事和传奇,家谱的纂修正记录和反映了一个家族的迁徙发展、兴衰沉浮和悲欢荣辱。而今天的一座座城市,是一个个巨大的转换器,在这里,外乡人/城里人、移民/市民、过客/主人杂居一处,实现了空间、身份和情感上的转换,来到这里的个人犹如水滴汇入大海,人们渐渐淡忘自己的祖宗和来历。当然,这里也是外乡人、移民和过客梦开始的地方,一个开始更美好生活、更美好前程的新起点。



分享按钮>>姓氏文化:中华民族的血脉之根
>>人有—————十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