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建家谱 讲述家族故事

    中华姚氏网 2009年4月16日 姚宝山





     老舍先生和夫人胡絜青

老舍先生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家谱,因为他是穷人出身。他在自己的文章中多次提到这一点。但是,经过调查研究,后人可以替他补做一个简易的家谱来填补这个空白,也不失为一种补救。

在辽阳市郊满族聚居区的一个小村里,找到几户姓舒的,他们谈到:

这个村的人都是一个姓氏的后裔,都是舒穆禄部落的。后来冠汉姓时,东北音“XU”(第四声)可找到四个同音汉字:舒、徐、许、宿,于是这个村的舒穆禄氏后裔有姓舒的,有姓徐的,有姓许的,有姓宿的,原来都是一家人。据这个村的族人说,舒穆禄氏原本有家谱,可惜均毁于“文革”;“文革”前他们曾组团到北京去续家谱,找到过老舍先生,而且把老舍那一辈人都续进了家谱。舒穆禄氏中最有名的历史人物是清朝开国元勋之一杨古力。

据老亲戚们说,北京的舒家原本是个大家庭,可惜因为内哄,导致老舍父亲舒永寿这一支分出来单过。亲人彼此绝了情,连坟地都是分开的。舒永寿一个人老老实实地当他的“护军”,在小羊圈胡同买了一所小院,养了9个孩子,活下来5个,老舍是他的幺儿子。舒永寿1900年8月战死在与八国联军巷战的炮火中,失踪于西华门外南恒裕粮店附近。老舍先生在小说《月牙儿》里描写的母亲拉着年幼的“我”去西直门外去给父亲上坟的场景,实际取材于自己早年和母亲去明光村给自己亡父上坟的记忆。1942年老舍母亲病逝于沦陷的北平,也埋葬于此地。 

席家花园六小姐席与时



说起苏州洞庭席家,老上海几乎无人不知,因为外滩那栋最庞大、最豪华的建筑——外国人在中国开设的最大的银行汇丰银行,原先就是席氏家族为之打理的,而且一打理就是祖孙三代人。这在全国也绝无仅有,渐渐形成了一个以席氏家族为中心的特殊群体——金融界的买办“洞庭帮”。从清末外资银行打入上海起,一直到1949年全国解放,外滩那些高楼大厦里的金融权,有相当一部分被席氏家族掌控,在金融界呼风唤雨。

席家远祖是北方关中人。唐朝末年,黄巢率起义军攻破潼关时,席温(时任武卫上将军)带着三个儿子避居洞庭东山,席温成了席氏家族东山支的始祖,至今繁衍了40多代人。最早在上海汇丰银行当买办的席正甫,是第37世。

席家至今在上海还有4000多人,他们继续延续着席氏家族的光辉历史。

文/上海作家协会会员宋路霞(据起点中文网)

潘石屹:“我爷爷是国民党军官。” 

潘石屹母亲毛昭琴年轻时的照片



我没见过爷爷,他上世纪50年代就去世了,我于60年代才出生。记得刚上小学时,班上同学打我,说我爷爷是国民党军官,解放后被共产党拉到渭河滩里枪毙了。我很委屈,跑回家问奶奶。奶奶告诉我,爷爷不是被枪毙的,是病死的。但我去学校争辩没有任何作用。小学三年级时,我在一位同学面前炫耀说我爷爷是国民党的军官,这位同学把我的话告诉了老师。老师在班上开我的批斗会,一连开了好几天,还让同学们往我脸上吐口水。这件事我从来没有告诉过家人。

我爷爷的另一个儿子也是一名国民党军官,与日本人打仗时,在山西中条山阵亡,没有找到尸首。爷爷在纸上写下他的姓名和生辰,然后把这张纸埋在了老家的坟地。

我爷爷的名字叫潘尔燊,字乐伯。燊字很难认,一般人读不出。但爷爷告诉爸爸说,他刚到黄埔军校时,蒋介石点名,把燊字读对了。(文/潘石屹,著名地产商人,据起点中文网)

本专题采写及图片本报记者李文(署名除外)



分享按钮>>中国客家博物馆落户梅州 揭客家文化神秘面纱
>>谁的姓氏最奇最妙最稀罕